咨询热线:
135-9116-0315

出差喝酒回宾馆摔伤,是否可以认定工伤?

来源:网络  作者:大连金州劳动工伤律师 大连金州劳动争议律师 大连金州劳动纠纷律师  时间:2021-01-09

案号 

2020)鲁03行终212(案例来源于裁判文书网)
原审法院查明 
第三人乙系甲公司职工。
2014319,第三人乙受甲公司指派到潍坊市诸城市华源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洽谈业务,当晚与同事吃饭时饮酒,21时左右回诸城市朝阳宾馆上楼梯时摔倒受伤,经医院诊断为脑挫裂伤、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急性硬膜下血肿、脑肿胀、头皮挫伤
2014421,第三人乙之妻向周村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周村区人社局作出(2014)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为第三人乙系醉酒导致摔伤,决定不予认定工伤。
第三人乙申请行政复议后,淄博市人民政府维持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第三人乙仍不服,向周村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周村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周行初字第41号行政判决书,撤销周村区人社局作出的(2014)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责令其在六十日内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该判决。后甲公司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再审申请。
2015713,周村区人社局作出(2015)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第三人乙申请行政复议,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政府决定撤销被告周村区人社局作出的(2015)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其在六十日内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后甲公司向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甲公司的诉讼请求,甲公司上诉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予以维持。
20161212,周村区人社局作出(2016)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决定对第三人乙不予认定工伤
第三人乙不服,向周村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周村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0306行初8号行政判决书,撤销周村区人社局作出的(2016)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其在六十日内对第三人乙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该判决。
2019417日作出周人社工决字〔201974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第三人乙为工伤。
甲公司不服,提起本案诉讼。
原审法院判决
原审法院认为,各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为第三人乙摔倒受伤时是否处于醉酒状态以及醉酒是否为其摔倒受伤的直接原因。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
本案中,虽然甲公司提供的证人证言及周村区人社局制作的调查询问笔录均能证明第三人乙在摔倒前曾饮酒的事实,但甲公司未能提供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第三人乙处于醉酒状态及其摔倒与此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故甲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其诉讼请求无法支持。
综上,周村区人社局作出的周人社工决字〔201974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认定符合法律规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甲公司的诉讼请求。
上诉意见
宣判后,原审原告甲公司不服上诉事实和理由:
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周村区人社局及乙对甲公司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周村区人社局以职权调取的证据,法院也认定为有效证据。根据法院认定的证据可以证实以下事实:2014319日下午17时左右,第三人与高某等人在诸城户菜馆用餐,期间乙饮用大量高度白酒,后乙在诸城市朝阳宾馆上楼过程中因醉酒自行摔伤。其后,上诉人甲公司与乙就其摔伤是否构成工伤发生争议,双方进行了一系列诉讼。
上诉人甲公司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乙受伤是否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这也是工伤认定的具体标准。根据上述事实,显然乙摔伤不是在工作时间,不是在工作地点,更不是因为工作原因受伤。第三人乙所受伤害明显不属工伤。一审法院却认为“各方当事人争议焦点为乙摔倒受伤时是否处于醉酒状态以及醉酒是否为其摔倒受伤的直接原因”,该认定显然有失片面,属认定事实错误。
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主要是审查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是否正确、适用法律是否正确、程序是否合法。针对乙是否属于工伤,周村区人社局曾三次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该三次认定完全正确。本案中周人社工决字[2019]74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与(2015)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均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项的规定,被上诉人在没有充分说理的情况下,却作出了截然相反的认定结果。《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项规定: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
本案中,乙因个人娱乐,擅自饮用大量白酒后在上宾馆的楼梯时摔伤,完全属于个人原因导致受伤,并非因工作原因受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二款规定:职工因工外出期间从事与工作或者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开会无关的个人活动受到伤害,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不认定为工伤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周村区人社局未根据该规定作出正确的认定,显然适用法律、法规错误。
一审法院未审查周村区人社局适用法律是否正确的情况下,径行以用人单位举证不能、周村区人社局适用法律正确为由驳回甲公司的诉讼请求,属适用法律错误。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周村区人社局作出的行政行为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撤销周村区人社局错误的认定书,以维护法律的公平与公正。
被上诉答辩
被上诉人周村区人社局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予以维持。
一、关于乙受伤过程及相关认定过程事实如下。2014421日乙妻子为乙向我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我局受理后经调查核实:2014319,乙、与他人一行四人前往诸城市,当天下午17时左右4人前往诸城户菜馆用餐,期间乙饮用较多的白酒。之后一行四人返回朝阳宾馆,乙在朝阳宾馆上楼梯时不慎摔倒,后被同事扶进房间,并出现呕吐、久卧不起,夜间言语表达语无伦次等现象和症状。2014321日被送往山东诸城人民医院诊治,后又被送往淄博市周村区人民医院诊治。诊断结论:1、脑挫裂伤(右侧额颞叶);2、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3、急行硬膜下血肿;4、脑肿胀;5、头皮挫伤。我局于20161212日对该案重新做出(2016)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由于乙妻子对该决定不服,后向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提出了行政诉讼。我局于2019219日收到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03行终205号行政判决书,根据双方提交的证据材料和我局所调查的结果重新做出工伤认定,认定乙所受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五)之规定,系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应予以认定工伤。
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本案焦点在于乙摔倒受伤与饮酒是否存在直接因果关系。2014319日乙受被答辩人指派到诸城市华源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洽谈业务,入住诸城市朝阳宾馆,并在宾馆内摔倒受伤是不争的事实。关于乙在当日下午17时用餐时饮酒多少及饮酒状态,我局只能通过向与乙同行的同事、住宿宾馆人员进行调查。另外,结合乙商店买酒的单据、饭店证明、医院病例等尽力来还原乙当时的状况,关于乙饮酒后站立不稳、呕吐等表现只是在场人员的主观上的感觉,是一种认为的判断,不具有权威性,并不能以此认定乙达到醉酒状态。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实施社会保险法若干规定》第十条即醉酒标准按照《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阀值与检验》执行,认定醉酒应有权威部门出具的检测结论或者诊断证明予以证实。在没有权威部门出具的检测结论或者诊断证明证实乙处于醉酒状态,以及醉酒导致摔伤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时不能排除乙因工外出期间非工作原因造成伤害,被答辩人亦不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乙系醉酒导致摔伤另外乙因工外出招待客户所发生的应酬行为也属于工作行为,被答辩人所陈述的个人娱乐行为没有依据。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依法予以维持,驳回甲公司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乙二审期间未提交答辩意见。
二审法院判决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项之规定,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
本案中,被上诉人周村区人社局提交的证据,足以证实2014319,被上诉人乙受上诉人甲公司指派到潍坊市诸城市华源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洽谈业务,当晚吃饭饮酒后在回其住宿宾馆上楼梯时摔倒受伤的事实
上诉人甲公司主张被上诉人乙摔倒时处于醉酒状态,系非因工作原因受伤,不应认定为工伤。对此,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一款之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工伤认定行政案件,在认定是否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项“本人主要责任”、第十六条第()项“醉酒或者吸毒”和第十六条第()项“自残或者自杀”等情形时,应当以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性意见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书为依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事故责任认定书和结论性意见的除外
另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职工或者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
本案中,针对被上诉人乙摔倒时是否处于醉酒状态,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有权机构出具的结论性意见或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判等法律文书;上诉人甲公司提供的证人证言及周村区人社局制作的调查询问笔录能够证明被上诉人乙在摔倒前曾饮酒的事实,但不足以证明被上诉人乙摔倒时处于醉酒状态以及其摔倒与此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因此,上诉人关于被上诉人乙系醉酒摔倒的主张不能成立。
因工外出期间,包括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实施单位交办工作任务所需的整个期间,既包括完成单位交办工作的时间,也包括出差到外地日常生活、休息所涉及的时间;因工外出的工作场所既包括职工从事工作任务的地点,也包括日常生活、休息的地点;因工外出的工作原因既包括与工作直接有关的原因,也包括为了开展工作所必需的生理需要,如住宿、就餐等原因。本案被上诉人乙系在晚餐后回宾馆休息的过程中摔倒受伤,其用餐后回宾馆休息的过程应当认定为因工外出期间必要的生活所需,属于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因此,被上诉人周村区人社局所作周人社工决字〔201974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此外,被上诉人周村区人社局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履行了调查、审查、作出决定以及送达等程序,符合法律规定,程序合法。
综上,上诉人甲公司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原审法院判决驳回甲公司的诉讼请求,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山东省高院意见

案号:(2016)鲁行终1577号

山东省高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之规定,职工因公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本案中原审第三人周村区人社局针对原审第三人乙的工伤认定申请作出(2014)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因周村区人社局认定乙处于醉酒状态及醉酒导致摔伤的因果关系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已经人民法院生效判决撤销。

周村区人社局依据原有的证据材料认定乙饮酒摔伤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之规定,作出(2015)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对乙处于醉酒状态及醉酒导致摔伤的因果关系未经查明的情况下,不能排除乙因公外出期间非工作原因造成伤害,其未经补充证据认定乙所受伤害不属于工作原因造成亦属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上诉人关于乙是私自喝醉酒自行摔伤,其喝酒既不是领导安排也不是由于工作原因招待客户而喝的主张在不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醉酒导致摔伤的前提下不能成立,上诉人关于乙已达到了深度醉酒状态的主张亦无证据支持。被上诉人周村区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以周村区人社局认定乙饮酒与摔伤之间的因果关系证据不足为由撤销(2015)2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无不当。

来源:丽姐说法


 徐红梅律师

        辽宁展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辽宁大学法律硕士,大连大学兼职教师,金普新区、大连市优秀律师。

        辽宁省婚姻家事法委员会委员,辽宁省首批婚姻法专业律师。辽宁省首批劳动法专业律师。

        曾在检察机关工作10年,是一名非常优秀的主诉检察官和优秀公诉人,后在律师事务所工作17年至今,徐红梅律师有着近30年的法律从业经验。在婚姻家事方面具有丰富执业经验和业务实操能力。 

       执业以来办理离婚、遗产继承、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劳动争议纠纷、工伤待遇、合同纠纷、刑事辩护等案件数百件。

       咨询热线:135-9116-0315    大连徐红梅律师网:www.xhmls.com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